我已授权

注册

春节抢票大军的焦虑,让高铁通勤族找到了平衡

2020-01-22 08:37:56 90度地产微信号  乘号
春节抢票大军的焦虑,让高铁通勤族找到了平衡
春节抢票大军的焦虑,让高铁通勤族找到了平衡

  春运的一票难求,在高铁通勤一族眼中,并没有让他们感觉特别焦虑。在他们眼中,每周末的城际通勤票是一如既往的难搞。

  随着中国铁路交通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每天搭乘高铁上下班,上班在A城,安家在B城,书写自己的“双城记”。“高铁通勤族”这个专有名词,应运而生。

  这几年,关于“高铁通勤靠不靠谱“的话题,也被广泛讨论。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除去那些”瞄准时机“在北上广深大城市周边拿地建房的开发商大肆宣传高铁通勤的好处外。大部分选择或者想要选择“高铁通勤”的人还是有自己的考量,对于那些“黑”与“吹”都会有自己的衡量。

  毕竟,鞋子适不适合,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春节抢票大军的焦虑,让高铁通勤族找到了平衡
  “京津城际再方便 我也不愿来回跑”

  有这么一类人,他恨不得下班下电梯开门就是自己的家。

  对于这类人,他们不愿意在路上花费超过半小时的时间,自然也不会选择其他人看起来便捷很多的“京津城际”。

  家住天津的克克,距离天津西站走路十分钟,但在北京的公司在通州亦庄,从北京南到公司要一个小时。克克算了一下如果每天高铁通勤上下班,在路上的时间大概需要四个小时。而这恰恰是克克最不能接受的,“四个小时占全天的六分之一了,这点时间,做点什么不好。“

  克克所在的公司福利很好,在公司附近专门为员工申请了廉租房。克克每个月不到2000元租金就在公司附近租到了配套设施齐全的一居室,克克每天上下班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到半个小时。

  “下班即回家的状态,是我一直追求的,况且在北京能找到这样的工作,也堪称完美“。克克运用别人还在地铁上的时间发展了自己很多爱好,她坚持每周三天下班去上瑜伽,还在没课的情况下跟随网络课程学起了吉他和尤克里里。

  当然,与公司很多其他同事一样,他们也在过着“双城生活“:周末回天津,周一回北京。克克提及天津的房子很自豪:”离天津西站很近,周边配套设施很齐全,房子很大,按照自己的想法装修,周末在家里很惬意,算是换了一种心情“。她早早办理了京津城际银通卡,省去提前买票的麻烦。

  由于克克的公司距离北京南站并不近,所以网约车上的“拼车服务”很受欢迎,即使拼车的费用比高铁贵,但还是有很多人买单。克克提到:“我们公司有天津拼车群,和顺风车一个意思,价格不比高铁便宜,但因为不用坐地铁倒高铁还有很多人愿意拼车不坐高铁“。

  当被问道如果工作离北京南站很近的话,会不会选择每天高铁通勤,克克回答道:“会,但是还是会看情况,可能还是会在公司附近租一个卧室,已被不时之需”。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克克这样,即使距离北京南站很远,她的很多同事依然选择每天“高铁+地铁”的方式上下班。

  “高铁去北京一小时 重点是我不坐班”

  有事儿去公司,没事儿远程办公的状态是不是大家都想要的?

  对于豆豆来讲,他目前就处在这样的状态。豆豆在北京一家媒体做记者,由于特殊性,需要经常出差采访,于是长时间不回家也变成常事。他之前在通州租了一套一居室,每月3000的房租让他觉得可以承担。

  “当时租住的小区下面就有去首都国际机场的班车,到机场时间四五十分钟,出差去全国各地非常方便,每周不用打卡的两次去公司报道也让他不用考虑去公司的方便程度“,豆豆提起那套一居室,眼里满是怀念,“但去年顺义机场大部分航线开始转移到大兴国际机场之后,一切都变得不方便起来”。

  豆豆在通州租住的房子开始变的不方便起来,处于离公司离机场都不方便的尴尬状态。恰巧此时,豆豆在距离北京高铁一小时的定州的房子宣告装修完成,这让豆豆选择连夜收拾东西离开北京通州,选择高铁通勤。

  “定州的房子是一个温馨的两居室,装修风格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因为自己会经常窝在家里写稿,所以我将其中一间卧室装成了书房”,豆豆谈道。据了解,豆豆买的小区也是在高铁定州东站周边,开车10分钟,公交20分钟就能到定州东站,每天从早五点到晚十点有近20趟高铁到达北京西站。

  “还有一个好消息,我们小区走路五百米的一家大酒店位置马上要设置到北京大型机场的班车,只是时间有点长,要三个小时,但会省去很多换乘的麻烦”,豆豆谈到,“自己开车到北京大兴全程有京港澳高速,也就两个小时,很方便”。

  自身工作时间的特殊性与时间安排的合理性,让豆豆选择高铁通勤,“与其说高铁通勤,只不过是将平时写稿的地方从北京通州变到河北定州,再有,房子是自己的了,生活成本下降了,其他的貌似没多大变化”。

  豆豆坦言,虽然人在定州小城,可是由于高铁方便,他依然享受着北京很多资源。

  豆豆的状态虽然不具有普遍性,但却给记者这类不用坐班的人一个很好的参考。

春节抢票大军的焦虑,让高铁通勤族找到了平衡
  “我就是传说中的高铁侠”

  还有这么一类人,他们为家庭自愿当上辛苦的“高铁侠”。

  “这几年,我每天上下班的高铁票可以把家里的客厅铺满了”,雷雷回忆道,“现在实行高铁电子票,去找自己奋斗的‘凭证’只能去APP后台了”。

  工作在上海人民广场附近家住江苏昆山的雷雷,已经使用“高铁通勤”的方式三年。三年前,雷雷在公司周边小区租的自如的房子,合租,上班骑车十五分钟,居住环境并不算差,每天有很多自己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

  但老婆产女给家庭带来变化,很多事的重心和方向开始转移。雷雷也做出了围绕家庭做出的重大选择,“我是一个比较喜欢自由的人,本身也没有什么家庭观念,老婆在昆山工作,我每周末回去,我觉得这样的状态很好”,雷雷描述着女儿来到这个世界前的状态,“但女儿一出生,我不知道是那个点打动了我,我就想每天见到老婆孩子,于是,我决定回昆山家里住,每天高铁通勤上下班”。

  由于昆上之间并没有像京津那样开通城际,雷雷必须提前预定车票,通常就是提前一周一定好下一周的周一到周五上班下班的高铁,毕竟不像克克那样拥有“城际银通卡“直接进展上车,有些时候还是会为票发愁。“尤其是周一早晨和周五晚上,需要时刻盯紧票,不然很容易被秒杀”,雷雷抱怨道,“不知何时能开通城际,开通后至少不用为票再如此发愁”。

  由于临近春节,春运的可怕难以想象。之前只需要提前一周抢票的雷雷,在春运这一个月需要和其他回老家的人一样,需要参与到抢票大军。虽然,上海到昆山,只需要短短的二十几分钟。

  当然,雷雷并不是每次都能那么幸运。早晨起晚赶不上高铁,晚上加班错过高铁,这种事儿一个月怎么也得发生一两次。毕竟,下一班地铁与下一班高铁的差别还是很大,迟到扣钱,错过末班高铁找快捷酒店也成为这三年雷雷的标配。

  “不管每天多累,我就想每天看到老婆女儿,仿佛一看到他们,我就没那么累了”。

  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的小棉袄。每天来回三个小时的高铁通勤,也变成雷雷“最甜蜜的负担“。

  高铁通勤,虽被定义,但永远无法普世。

  每个人对于高铁通勤的“靠谱”或“不靠谱”都有自己的标准,没有对与错,你认为的负担对于我来说确是甜蜜。

  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分清对和错,“黑与吹”也有可能变成“吹与黑”。

(责任编辑:宋虹姗 HO03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澳门真人网赌游戏网址-在线网赌网站排行娱乐场-正规赌场游戏娱乐公司_房产频道